省级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动态 >省级动态
百名军休干部口述历史系列展播 | 亲历政变
发布时间:2022-01-06 信息来源:浙江省退役军人事务厅 字体:【

夏水荣,副师职,中共党员,浙江临安人,1945年1月出生,1963年12月入伍,2000年3月退休,现为浙江省宁波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服务管理第一中心军休干部。荣立三等功1次,二等功1次。

点击播放视频

龙虾吃腻

1996年,在完成四艘售泰护卫舰试验试航和援助突尼斯两艘猎潜艇的交付任务后,我以援助塞拉利昂装备培训专家组组长的身份,带领27名官兵奔赴塞拉利昂,对塞海军实施援塞舰艇专业技术培训和战术训练。

塞拉利昂共和国位于非洲西部,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这里自然环境恶劣,人民生活条件极差,海军装备也十分简陋,官兵文化、军事素质低下。

1996年10月25日,专家组抵达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虽然之前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是当真正踏上塞拉利昂国土时,专家组还是被眼前的恶劣环境震撼了。

抵塞的头天晚上,我们彻夜未眠。

居住条件极差,携带烈性传染病毒的蚊子围着嗡嗡转,不是睡不着,而是不敢睡。为了降低被蚊子叮咬的风险,整组人几乎整夜无眠。直到后来国内邮寄的蚊帐抵达,才解救我们于水火。

塞拉利昂的旱季有九个多月,期间一滴雨都不下。而雨季的两个多月内,每天下午两点左右就会下起倾盆大雨,有时还有龙卷风肆虐,农作物难以生长。虽然大家都带去了一些干粮,但人不能长期不吃蔬菜。当地的蔬菜大多是从德国和英国运过去的,在交易市场,1个西红柿要卖1美元,根本吃不起。

在整个援塞过程中,由陈伟祥副组长分工负责管理专家组的日常生活管理和后勤保障,寻找食物的任务自然落到我的头上。于是,我带着炊事员四处寻觅可食用的野菜。

我们先拜访中国援塞的农业组,然而农业专家们也正在为这片不毛之地发愁。之后,在一种像是丝瓜藤的植物面前,我们停下了脚步。这个果实跟国内的丝瓜很相像,是不是可以食用?陈伟祥摘了两个带回向组长汇报。我决定当一回小白鼠,让炊事员立即去烧一碗汤,亲自试吃,吃下两小时后平安无事。那天,专家组成员终于吃上了久违的蔬菜。

弗里敦面临大西洋,按理说“靠海吃海”,但当地人却不吃海里的鱼。奇怪之余,我发现,每当落潮,海滩上会遗留下好多龙虾。这可把炊事员开心坏了,每次都能满载而归。而为了怕大家吃多龙虾腻,我又让炊事员把海滩上捡回的黄鱼、带鱼腌制换口味,让海军专家组在完成培训任务的同时,生活上也尽可能得到保障。

虽然条件艰苦,但我们全组人胸怀祖国,牢记使命,意志坚定,攻坚克难,最终经过五个多月的培训,塞拉利昂海军官兵较为熟练地掌握舰艇的各项装备技能和战术运用。1997年5月,中国援助塞拉利昂舰艇正式移交塞拉利昂海军,列入战斗序列,并举行隆重交装仪式。

突发政变,临危撤侨

正当专家组即将圆满完成任务时,一场震惊世界的事件发生了!1997年5月25日凌晨,塞拉利昂陆军三营营长科罗马在西方势力挑唆下发动军事政变,陆海空三军全部投降叛军,卡巴总统乘直升机逃至几内亚。火光冲天、子弹横飞,炮声大作,叛军四处抢劫财物,整个弗里敦瞬时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在危急关头,我沉着冷静,迅速对叛乱事件的状况及其恶化的可能做出分析判断,并从保护中国驻塞大使馆安全、驻塞各专家团组及所有在塞华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出发,思考制定应对方案。陈伟祥副组长带领一组负责专家组自身安全和后勤生活保障;顾国民副组长带领一组负责随时侦察掌握叛军动态,采取应对措施;严正龙带领四名翻译24小时收听英国BBC广播,获取国际组织对塞拉利昂军事政变的反应和可能采取的措施信息,并及时准确报告。我与中国驻塞大使馆联系,接受和执行国内下达的指令,并负责处理突发事件。

分工后,为了保证全员不受枪弹袭击,我把专家组撤到一层的伙房靠北面墙角集合,作了简明有力的动员。

26日凌晨4时,我与两名副组长和翻译组长慎重商定三件重要事项:一是挑选3名战士留下执行保卫大使馆的安全任务;二是设法为这3名战士提供枪支弹药;三是分工落实一切撤离的准备工作。

留下保卫大使馆这个任务面临牺牲的可能,但所有战士都坚定表示愿意留下。最终考虑再三,我们挑选3名军事素质过硬、未婚、家里还有兄弟姐妹的人员。

紧接着,我带着翻译组长找到叛军头目科罗马,义正词严地说:“中国专家组为援助塞拉利昂而来,现在不得不撤离,你必须下令保护我们安全撤离,命令中国援助你们的两艘舰艇把我们送到几内亚!”

科罗马身穿防弹衣,肩背一支冲锋枪,腰间挂着手枪,两眼血红,很是骇人。听罢翻译的话,他走上前,用冰冷的双手紧紧握住我的双手说:“中国永远是我们的好朋友,中国海军对我们的援助是真诚的,你们撤离时我会下令我的部队保护你们。”但是,对于开走两艘舰艇的事,科罗马却表示无能为力,因为舰艇用的柴油已经被抢劫一空。

经过实地查看,情况属实。于是,我又提出要两艘小船,科罗马答应了。之后,海军专家组呼叫在大西洋作业的远洋渔轮,经过反复呼叫,广西远洋渔轮回应,将于次日凌晨抵达距离弗里敦海面三海里的位置待机。

紧接着,我又找到一个叛军头领,他曾是接受海军专家组培训的艇长。专家组用3000元美金从他手上买回中国援塞的两支冲锋枪、一挺轻机枪和1000发子弹,交给了3名留守的战士。

5月30日凌晨4时多,撤离的时间到了。科罗马言而有信,让叛军在马路两边站岗保护,华人经过还得到敬礼致意。随后,所有华人在我的指挥下经小船运送,登上远洋渔轮。经过6个小时的航行,顺利撤到几内亚大使馆。

然而,几内亚大使馆接纳不了这么多避难人员。国内指示我在一周内做好全部撤离人员的分流回国工作。于是,又经过4天紧张细致工作,所有在塞华人全部平安回到祖国的怀抱。

回国后,海军专家组受到总部和外交部的通报表扬,我荣立二等功。3名留守战士在保卫大使馆安全的任务中英勇顽强,击退意图抢劫大使馆的叛军,回国后也被授予二等功奖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